斯維登收購有家美宿、城宿,獲58同城戰略投資
來源: | 來源:環球旅訊 黃亞男 | 發布時間: 2019-12-05 | 364 次瀏覽 | 分享到:

12月3日,環球旅訊獨家獲悉,斯維登集團(以下簡稱“斯維登”)完成對有家美宿和城宿的全資收購,Airbnb相應成為斯維登重要股東,而且斯維登還獲得來自58同城的戰略投資。

今日也是斯維登北京總部啟用的第一天。在北京辦公樓內,途家及斯維登聯合創始人羅軍的辦公室隔壁,緊挨著就是有家美宿創始人申志強、城宿創始人譚勝虎的辦公室。

完成對這兩家民宿運營商的收購后,斯維登擴充了在城市民宿內的“彈藥庫”,提升了在共享住宿戰場內的實力。

收購及融資完成后,按照斯維登現有股權關系,攜程、Airbnb、58同城成為了斯維登最重要的三個股東。此外,在此次交易前,據企查查信息顯示,Expedia還持有斯維登5.61%的股份。


結構圖據企查查信息整理而來,部分涉及VIE結構的信息無法通過公開資料獲得

據了解,羅軍會繼續擔任斯維登集團董事長和CEO職務,城宿和有家美宿兩位創始人將擔任聯席總裁,協助CEO在不同的業務方向完成戰略規劃和業務落地。

加碼城市戰場

一直以來,斯維登的獨特優勢在于對一級市場、地產商的資源掌控力,對公寓、別墅類房源沉淀的線下運營及連鎖化管理能力。

但在房源勢力分布上,斯維登的主力在旅游目的地、城市郊區,城市核心地帶的覆蓋力則弱于其他的民宿、酒店品牌,斯維登用戶的入住頻次也相對更低。

但城市民宿毫無疑問是一股主力。一線城市在用戶體量、高頻的交易場景、相比旅游目的地更加穩定的需求等方面都有著更大的想象力。途家2019年上半年發展報告顯示,以北京、上海、廣州為代表的一線和新一線城市民宿市場依舊火爆,交易規模穩中上漲,訂單量和房源量位居前列。擴一線城市的市場份額,也是短租市場內任何一個玩家的爭奪方向。

對于斯維登來說,雖然沉淀下公寓及別墅的管理經驗,但這兩者房源相對集中,而運營城市民宿這樣的分散房源,效率難以在短期內快速提升。因而,整合市場上已有的優質玩家可以說是攻略城市民宿市場的最佳方式。就斯維登此次收購的這兩個玩家來看:

城宿創立于2017年,以北京的自營房源起步,此后則以較強管控的托管模式開始拓展房源數量,主要面向一二線城市的高檔社區公寓、胡同四合院。在房源拓展上,城宿與泰禾、碧桂園、萬科、長沙君悅等大地產商都建立了合作關系。譚勝虎在接受媒體采訪中提過,截止到2018年底,城宿房源數超過了3000套。

有家民宿則于2018年脫胎于螞蟻短租平臺,曾獲得攜程、途家戰略投資,被視為是攜程系主力民宿產品。有家民宿在起步時強調定位于“有性價比”的品質民宿產品,以代運營模式托管房源,今年初升級為“有家美宿”后也開始嘗試運用集中式酒店公寓類房源。

斯維登一舉收購這兩個品牌,再加上斯維登城市公寓的補充,除了增強了自身在城市民宿供給端的競爭優勢,也強化了用戶對斯維登的品牌認知。

據悉,未來城宿、有家美宿的房源將全部納入斯維登自營的范疇,未來斯維登會在中臺、后臺上與城宿與有家美宿打通,彼此的運營管理系統也會融合互通。

完成收購后斯維登的房源已經超過6萬間,其中包含了公寓、民宿、別墅及酒店。所有房源量中,自營和加盟占比大致為3比7。按照2019年《HOTELS》雜志的全球酒店榜單中,斯維登6萬間客房數的體量可以排到全球第28名、中國第8名。

高度關聯的股權關系

有趣的是,此次收購和融資中,城宿和有家美宿自身的股權關系、股東身份也與斯維登有著多方關聯。

2016年,途家全資收購了螞蟻短租,而螞蟻短租的原控股股東58集團也成為了途家的股東之一。而2018年,螞蟻短租孵化出了有家民宿這一品牌,并由螞蟻短租CEO申志強擔任有家民宿CEO。

在2018年7月,城宿獲得了Airbnb的500萬美元融資,當前企查查信息顯示,此次交易前,Airbnb及其關聯公司持有城宿超過40%股份。而且,現任Airbnb中國區總裁、城宿創始人彭韜,其曾經的創業公司面包旅行還持有城宿8.5%股份。

此次完成對城宿的收購后,Airbnb也成為了斯維登的一大股東。據知情人士透露,Airbnb對斯維登頗為重視,尤其看好其線下運營能力。

民宿平臺整體上不斷加強對上游優質房源的把控,Airbnb此舉之意也不難猜想。未來,斯維登的房源會以系統直連的方式全部上線Airbnb,這對于斯維登而言也同樣是一大流量入口。

在此次交易之前,企查查信息顯示,斯維登置業顧問集團有限公司的股權結構中,攜程占比約為33%,隨著Airbnb進入股東層和58同城的再次注資,這三者也成為了斯維登目前最重要的三大股東。

總體來看,隨著此次并購及融資的完成,斯維登住宿的整體產品將覆蓋城市核心地帶、到城郊地帶再到旅游目的地,分別以城宿與有家美宿、斯維登公寓、歡墅這三條產品線作為主力軍鋪開。

在流量輸送上,則以攜程系及途家、Airbnb與58同城三大平臺作為支撐,以不同類型產品觸及不同客群。其中,58同城作為斯維登此次融資的領投方,給斯維登帶來的更大戰略價值是其導入的本地生活客群流量,58同城平臺內中短租頻道將由斯維登獨家運營。

至此,斯維登在產品線和擴張上都獲得了戰略據點,也完成了獲取差異化流量、資源的這一步棋。

不過,斯維登此前也有城市公寓產品線團隊,收購城宿、有家美宿后,三個團隊的整合也是需要面臨的問題。有相關知情人士向環球旅訊表示,“可能會有小幅度的員工離職。雖然他們的管理模式和人才結構不一樣,但是三個品牌和團隊之間并無絕對沖突,不存在大幅裁員情況。”

格局漸定的非標住宿市場

事實上,斯維登完成此番交易后,比起過往大眾對其脫胎于“途家附屬房源管理”的定位,斯維登將成為一個獨立的、擁有多方資源和渠道、前景可期的玩家;涵蓋了公寓、別墅、民宿、客棧、酒店等多種住宿產品的斯維登也的確需要多種屬性的資源和合作機會。據斯維登內部員工透露,斯維登在2019年中已經開始盈利。

對行業來說,斯維登此舉也加速了城市短租房源市場的整合進度。

城市短租房源分散,服務鏈條長、管理成本高,出現頭部玩家更容易發揮規模效應,對房源的集中化管理、提高行業效率上無疑是種進步。在與短租平臺的權衡中,大規模的品牌對供給有著更強的控制力,也有著更強的溢價能力。

整體上看城市短租,城宿、有家民宿、路客精品民宿、大象民宿這些玩家也都在2017-2018年前后進入市場,不乏明星創投背景和拿到高額融資的項目。

伴隨著短租平臺對于房源端的搶奪催化,城市民宿玩家們在2018年開放投資、加盟渠道以加速房源拓展。但國內城市共享住宿仍然是近幾年才經歷野蠻生長的新生物,在行業標準、用戶認知上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在規模和質量的力量牽絆下,各自盈利能力也都未能被證明。

進入到資本市場更為寂靜的2019年,民宿玩家也隨之進入潛伏期。而房源規模想要突破到一個新的臺階,房源拓展更難了,優質房源越發搶手,房源管控和運營的難度也變大。于是,各民宿運營商也都更強調起品質化,除了對房源的裝修改造、專業保潔、線下接待及管家等日常運營能力到自建PMS系統幫助業主管理訂單,開始了不同方向、深淺的嘗試。

根據路客今年8月的公開數據,其房間數達到2萬間。今年初,路客推出了高端別墅產品線“路客VILLA”,開拓城市近郊房源,也還在甘肅打造了第一家集中式酒店項目;曾經的共享住宿品牌“千嶼Island”在被OYO收購后,也全力發展中小單體酒店市場。

而對于像有家美宿、城宿這樣的民宿運營商來說,房源數量達到一定規模后,越往上走,對于民宿運營能力的考驗越強,于是也都紛紛強調起線下重經營的參與度;這也是現在民宿供給端在衛生、安全端的最大痛點。

按斯維登業務線分類,目前公寓線的體量最多,依次是成熟景區內的別墅、客棧、文旅產品;城宿、有家美宿代表的城市民宿業務體量最小。而斯維登所積累下來的SOP能力更多是在集中式房源上,對于城市民宿類分散房源的線下日常運營、管理或許也可從城宿、有家美宿上汲取經驗,優勢互補、互通。

作為非標住宿連鎖運營商,斯維登現增加城市民宿的籌碼,在羅軍一直強調及引導的非酒店標準的住宿產業發展上,也有了更活躍的血液補充。而與國內外短租平臺、連鎖民宿品牌的多方合作關系之下,斯維登變得更具想象力,也更復雜。在斯維登非標住宿藍圖的演化上,我們不妨期待一下未來會有更多的故事可見。

20选5复式计算器